当前位置: 首页
 > 党群工作 > 夕阳无限 > 夕阳园地
文章正文
深切缅怀张利群同志
发布日期:2017/09/13 点击数: 来源:老干部处 作者:汪湧江 【选择字号:

  今年清明节我回故乡扫墓,又一次来到村西头张利群同志的墓地凭吊,缅怀他的光辉业绩,追思他的高风亮节。虽然,张利群同志病逝至今已有25个年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始终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中,不时浮现在我的眼前,总想为他写点什么,以告慰他的在天之灵,以寄托自己的哀思,以教育后辈。这是因为,随着岁月的变迁,人事的代谢,目前,在我们家乡知道张利群的人所剩无几了。然而,想当初,张利群可是个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传奇式的英雄人物。所以,我觉得更有责任为他写的东西,以作纪念。
                                                           (一)
  张利群同志,原名汪生天,1921年4月出生于丹阳县访仙乡汪家村一户贫苦农民家,在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五,自幼聪明好学,在村上读过几年私塾,后应聘去张家村小学任教。1938年冬的一天,管文蔚率领一支抗日武装来我村活动,当晚管司令就住宿在他家,这是张利群首次接触到共产党和抗日武装。不久,他就去管司令那里做文书。后来,因病又回家任教了。1940年春正式参加革命,随后由宦德胜(革命烈士)、蒋树兴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邻近10多个村庄第一位共产党员。在他的引导、组织下,当时全村30多户人家,就有汪深渠、汪生息、汪顺和(革命烈士)、汪柏青(革命烈士)、汪柏荣、汪锁坤、汪本昌、汪致中、汪伯元等,近10位青少年投入了抗日斗争的洪流,并在他的介绍下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立了邻近乡村中最早的党支部,他是该支部的第一任书记。1941年春,张利群脱产去丹北根据地工作,村党支部书记便由汪深渠担任。
  在由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直至丹阳全境解放,张利群一直坚持在丹北、山南、以及丹阳与武进交界的地区打游击,开展地下斗争,先后担任山南县敌工委主任、区长、边区工委书记、丹阳县委宣传部长、丹北工委委员、丹阳县特派员等主要领导职务。在长达九年的岁月中,张利群与他的战友们,如陈光、康迪、王鹏、高俊杰、茅志清、陈云阁、宋亚欣、马文钦等一直坚持在西至丹阳城、南界沪宁线、东到武进县的小河镇、孟河镇和奔牛镇、北临长江的广大地区,昼伏夜行,出生入死,与敌人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他们广泛发动和组织群众,坚持开展敌后游击战,破坏敌人交通线、拔除敌伪据点、建立和巩固民主政权。
 
  坚持开展反“扫荡”、反“清乡”、锄奸除谍的斗争。抗战胜利后,张利群和他的战友们仍坚持在这片区域内打游击,建立和发展党的地方组织,发动群众与国民党反动派开展“三抗”(抗税、抗粮、抗丁)的斗争,为迎接解放军过江、接管丹阳城、筹建新政府等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工作。谱写了一曲又一曲可歌可泣的光辉篇章和感天动地的传奇故事,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宝贵的贡献。
  这里仅就张利群同志几次虎口脱险简略作一点介绍。
                                                          (二)
  日军占领丹阳后,便在访仙镇南侧的夏家村设立了一个据点,由一小队鬼子兵和十多名伪军据守。他们三天两头下乡“扫荡”,抓捕共产党和新四军。有一次,张利群经过一个晚上的活动,于清晨去孙家村一联络员家中躲藏,不料,在快到孙家村时被俩个伪军盯上了,张利群撒腿就跑,俩个伪军在后面紧追不放,还不停地吆喝:“站住,再跑就开枪了!”张利群眼看很难甩脱伪军的追赶,于是,机灵地将身仅有的几枚大洋猛力向身后扔去,俩伪军一见,立即停下追赶的脚步,赶忙回头去抢捡银元了。张利群趁机飞快跑进孙家村,正巧碰上一位村民端着碗,站在那里吃早饭,于是灵机一动,立即将该村民的帽子往自己头上一戴,脱下他的长衫往自己身上一披,端过饭碗,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待俩个伪军抢检完银元抬起身来时,早已不见张利群的身影了。他俩跑进村里,看见一个低头喝稀饭的男子,便大声问道“可看见有个新四军往那里跑了?”张利群头也没抬,只是用筷子向村东口指了一下,说:“好像是往那边跑了!”俩个伪军一听,便气喘吁吁地向村东追过去了。于是,张利群转身来到联络员家中躲藏了起来。
  1944年麦收时节的一天傍晚,张利群和他的警卫王志松去嘉山一处秘密联络站开会,在走到访仙桥北面一个叫土桥头小村附近,不料与下乡“扫荡”的几个鬼子兵迎面相撞,他们迅速躲进麦田里,鬼子的子弹从他俩的头顶呼啸而过。警卫员王志松见情况十分危急,为保护首长的安全,立即掏枪还击,并朝着与张利群相反方向奔跑。几个鬼子立即向他追了过去,将他包围在一块麦田里。最后,王志松弹尽粮绝,英勇牺牲,用生命掩护了张利群成功脱险。后来,张利群每提及此事,总是饱含热泪,深情地说:“在敌占区打游击,那真叫提着脑袋干革命,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事,随时都可能牺牲。如果没有广大革命群众的支持和掩护,没有革命战士的流血牺牲,别说一个张利群,就是十个张利群恐怕也早就没有了。”
                                                            (三)
  在三年解放战争期间,张利群和他的战友们所处的斗争环境同样十分严峻、险恶。驻守访仙桥的国民党反动派隔三差五地来我村上和邻近村庄抓捕共产党,抓捕张利群。我就多次看到过反动派来我村搜查的恐慌场面。有一次清晨,俩个士兵一脚将我家的大门踹开,端着长枪直冲房间,撩开蚁帐,掀开被子,把我和弟弟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吓得哇哇直哭。他们见是俩个小孩,便又去其他人家搜查了。
  1948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母亲带着我和弟弟在家踩腌菜,突然听到村南枪声大作,把我们吓坏了,母亲赶忙吹灭了油灯,让我和弟弟躲在八仙桌下。过了几分钟枪声逐渐停了下来,慢慢地,夜晚又恢复了宁静。第二天,才得知,昨天晚上,张利群、高俊杰、曹方、言玉顺、邱志恒等,在乔麦庄东村头的张木龙、张木虎家召开重要会议,不料走露了风声,驻守在访仙桥的反动派立马夜袭乔麦庄。待我们的哨兵发现时,敌人已进入村西头了。当张利群、高俊杰等刚从后门撤出,敌人就从前门就冲了进来,于是,发生了激烈的枪战。张利群、高俊杰等,边还击,边朝东面的张家村、大圩庄方向奔跑,很快就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之中了。由于黑夜中,敌人情况不明,路况不熟,生怕中了游击队的伏击,也就没有多追,只得灰溜溜地滚回访仙桥了。
  反动派常来我村抓不着张利群,于是,恼羞成怒,有几次就将张利群的家人或村民抓去拷问、威胁利诱,妄图从他们嘴中得到张利群活动的信息和藏身的地点,但其结果,都是煞费心机,一无所获。
                                                          (四)
  新中国成立后,张利群同志先后担任过丹阳县委、镇江市委、镇江地委组织部部长、省委组织部党群干部处处长、综合干部处处长、部务委员、省民政厅副厅长、扬州地委副书记、、省五七干校校长、党组书记、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党组书记、省人事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务。直至去世,他始终不忘初心,牢记宗旨,忠于党、忠于人民,实事求是,严守党的政治规矩和政治纪律,清正廉洁,公私分明,始终保持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和优良作风!受到广大干群的高度称赞。
  
  我第一次亲密接触到张利群同志是1974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由镇江乘火车去句容桥头镇,找张利群商谈我的工作调动之事。当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只见他中等微胖身上,满头银发,两眼炯炯有神,面带慈祥,说着一口浓重的家乡普通话。我简直无法相信他就是我想像中那个赫赫有名的传奇英雄。在他家吃过晚饭后,他便带我去干校后山一个房间住宿,且要我与他同住一室,为的是要与我讲讲话。于是俩人点了蚊香,光膀子睡在地板上聊起了家常。他从家史、村史谈起,一直谈到他打游击的经历、及目前他家的现状,足足聊了大半夜,这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与我长谈、聊家常,使我很是感动,终生难忘。顿时,一位仁慈、亲切、寛厚的长辈形象在我心中油然而生。
  使我真正了解、感受到张利群同志的高贵品质、优良作风是在我调到省“五七干校”和省委党校以后的事了。在与他长达八、九年的相处中,他的一言一行都深深地影响着我、感染着我、激励着我,使我对他的认识产生了质的飞跃。概括起来,主要有这样几个方面:

  1、坚定的信念,坚强的党性。张利群同志无论是在白色恐怖的年代,还是在和平建设时期,无论是在顺境还是身处逆境,从未动摇过对革命的信念,从未动摇过共产党的信念,从未动摇过对党的事业的信念和追求,始终相信党、相信群众,相信组织。他长期从事党的组织工作和干部工作,具有坚强的党性。他严格遵守党的纪律,严格执行党的干部路线和干部政策,忠于职守,任劳任怨,勤奋工作。例如“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他就被扬州地区的造反派打倒,关进“牛棚”达七年之久,老伴被下放回老家,儿子被扫地出门,四处流浪,精神受到严重刺激。但张利群同志重新工作后,不计个人得失,无怨无悔,始终保持乐观向上的态度,以更大的热情,忘我地工作。我从未听他讲过一句消极悲观的话,更没有听到他对党的领导和党的组织发泄过不满。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为党工作的间不多了,我得抓紧时间工作,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因此,他常常白天工作,晚上看书学习,努力学习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努力学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在省干校时,常见他的办公室深更半夜还亮着灯。林彪自我爆炸后,他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为很多老同志出具了证明材料,为平反寃假错案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他从不居功自傲,更不摆架子,而是始终以一个普通党员和工作人员的身份出现在群众中,率先垂范,以自身的言行来传承和弘扬党的优良作风。
  2、清正廉洁、公私分明。在这方面,我的感受特别深切。不管是在干校、还是在党校和在省人事局,我从未见他用公款招待过一次客人。张利群在干校和党校工作期间,正值我党拨乱反正、落实干部政策、大规模平反寃假错案的时期,前来找他出具证明材料的人和前来看望、拜访他的人络绎不绝。不管是谁,一律由办公室安排在单位食堂就餐,需住宿的,一律安排单位招待所往宿。他每月与食堂、招待所结一次帐,全部费用从他的工资中支出。因此,那段时间,他工资中很大一部分是用来招待客人的。几十年来,他从未利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的亲属谋取一官半职。相反,对于当年掩护过他的群众和烈士亲属找他帮忙的事,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他总是尽力而为。他不止一次对我说过:“没有广大群众的支持和掩护、没有革命先烈的流血牺牲,就没有中国革命的胜利,就没有张利群今天。我是幸运者,不能忘了他们。今天,他们的亲属有困难来找我,理所应当帮助解决。”在党校工作期间,为了避嫌,凡涉及到我的事、如工资调整、住房分配、职务升迁等,他几乎全都不同意,
  还动员我像他那样发扬风格,让给更困难的同志。如实讲,在与他相处的几年中,我未得到过他的特别关照,甚至还动员我调离党校。当时,我对他的做法很不理解。后来,慢慢地也就想通了。
  张利群调任省人事局局长后,依据党的有关政策,实事求是、合情合理,帮助一些同志解决了工作分配或工作调动之事,可他从未接受过当事人一分钱的酬谢。有几次实在推辞不了,事后,他就将礼物,如烟酒之类,交由办公室或我负责退还人家。这方面的例子真是不胜枚举,他真正做到了一尘不染,两袖清风,确确实实是我党的一位好干部,人民的好公仆!
  3.身体力行,公道正派。几十年来,张利群同志先后在不少地方、单位、部门工作过,担任过重要职务和主要领导,他胸怀坦荡、光明磊落、坚持原则、实事求是、办事公道、作风正派、发扬民主、团结同志、严于律己、淡泊名利、平易近人、关心群众、爱护干部、礼贤下士,深深广大干群的支持和尊重。在张利群主持省干校和省党校工作期间,我亲身感受到当时的领导班子很团结志关系很融洽,工作环境很和谐,校风很好,全校上下一条心,劲往一处使。尽管张利群同志此前没有从事过学校工作,对教学工作和理论教育比较陌生,但他谦虚好学,礼贤下士。他积极引进优秀人才,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虚心听取他们的建议,关心他们的生活和工作,尽力为他们排忧解难。为此,他经常深入教学部门讨论讲稿,深入课堂听课,参加学员讨论交流,深入学员食堂和宿舍,听取意见,及时改进工作。在他的带领和影响下,学校中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蔚然成风!调人事局后,他根据改革开放的新形势,坚定不移地贯彻落实党的知识分子政策,珍惜人才,广揽人才,坚持人才工作为经济工作服务的方针,做了大量的工作,为开创我省人事工作新局面作了巨大的贡献。
  4、仁慈宽厚,德昭后人。张利群同志与妻子朱梅珍育有一子,孩子生下不久,1945年全面内战爆发前,朱梅珍就随新四军北撤去了山东。孩子交由张利群的父母亲带养。直到解后,孩子七岁(1952年)时,他俩才将孩接到身边抚养。然而,孩子在感情上却一直疏远他俩,怀疑他俩是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加上,“文革”中受到的伤害,精神上爱到严重严剌激,故经常没事找事,搞得家中鸡犬不宁。待孙子出生后,为了人身安全,老俩口经常带着孩子,东躲西藏,与儿子“打起游击”来。再则,朱梅珍同志也长期有病,性子急、脾气躁,思维情绪化,也给张利带来很多烦恼。组织上、单位的广大干群及亲朋好友,对张利群的家庭境况和实际困难很是同情。但是,长期以来,他一直默默地忍受着家庭的不幸与痛苦,总觉得自己愧疚于儿子。为此,老俩口一方面,在生活上尽可能给儿子以照顾外,另一方面,将全部感情和希望寄托在小孙子身上,含辛茹苦将孙子带大,抚养成人。张利群同志退休后,我常去他家看望他们。几乎每次去,都见他在忙家务,或洗服,或打扫卫生,或捡菜做饭,忙得不亦乐乎,与一位普通老人毫无差别。他每次见到我,总是乐呵呵地与我聊上几句,问问我家里的情况和老家的情况,但他很少谈自己的过去。这是一位多么仁慈、善良、宽厚、可敬可爱的长辈啊!
  有一年清明节前,他的老战友茅志清(离休前为省化工厅厅长)与蒋泉生、张一帆、宋光正、邱志恒等老同志特地到张利群墓地凭吊。茅志清同志对陪同前往扫墓的乡镇领导和在场的村民动情地说:“张利利群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是为党的事业奋斗的一生,是清正廉洁的一生。他的革命精神、优良作风、高贵品质、人格魅力,应该成为家乡人民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的生动教材,成为激励孩子们健康成长的生动教材”。(约9500字)2017年7月

                                                                                                                                       

(责任编辑:许红)
网页纠错】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